何超雄骊 歌 张璇-凤凰城文学

何超雄骊 歌 张璇-凤凰城文学

何超雄
点击上方蓝字“凤凰城文学”
一键关注
植绿、护绿,共创国家生态园林城市
骊 歌

作者:张璇 编辑:茉莉
“南风又轻轻地吹送,相聚的光阴匆匆。”临近毕业季,耳边传来这首久违的老歌,我的思绪又回到了从前。
那年春天,我还在鲁西南一个城市上学。
学校东边有一片桃林,盛开着粉红的桃花。附近还有一个书店和一个报刊亭,可以买到心仪的书和杂志。紧挨着书店的是一家火爆的音像店,天天从早到晚循环播放着那些耳朵都生了茧的口水歌。学校西面不远处,有个花鸟虫鱼市场。市场里有卖旧书的,旧书摊上醒目的位置,都摆着卫慧和棉棉的盗版新书。我有时来淘本旧书,有时过来花三十五块钱买一张面值五十的电话卡。周末,同学们会三三两两出去逛街、滑旱冰,晚上大都去路边摊唱卡拉OK。要好的男女生有空就骑着自行车四处游荡。

我希望,青春可以放慢脚步……
那年的传销也如火如荼。当时,手机、电脑还没有普及。初中同学在海南不断写信给我,说海南赚钱多么快多么容易,在信中描绘了一幅美好的“钱”景。我们临近毕业,课余谈论最多的都是毕业后去哪里工作,去哪里闯荡。平时最不用功的同学也有了紧迫感,天天抱着砖头般的专业书拼命地看。
同宿舍的王宁来自金乡。她短头发,打扮很中性,有点酷。早上,我们一起去门口的烧饼铺前,买吊炉烧饼,喝呼啦汤。老板娘见我们去,都会多放一些糖和芝麻。还不忘叮嘱一句:“慢点吃,有些烫。”她的笑容,让我至今念念不忘。
有个周末傍晚,外面淅淅沥沥下着小雨。几个同学出去逛街还没回来,只有我和王宁呆在宿舍里。王宁突然说,你陪我去买点东西吧!我问她下着雨要去买啥?她说自己馋酒了,要去买瓶酒喝。我们到商店买了当地产的一种白酒,跟老板要了几张报纸把酒包起来。王宁若无其事地打着伞,我把酒抱在怀里,低着头猫着腰,快步回到宿舍。关好门之后,我又不放心地在门后塞了两把椅子。看着王宁气定神闲地一边喝酒,一边吃刚才顺便买的花生米,我瞪大了眼睛。她笑着问我喝不喝?我摇摇头,她笑了。王宁说家里父母都喝白酒,她三岁的时候,父母就用筷子蘸着白酒往她嘴里抿,所以酒量不小。王宁又说,她喜欢一位男生,还去过男生家里,但是自己父母觉得距离太远不同意,父母又托人给她介绍了一位在部队服役的邻村的同学。那个男生知道后,毕业证也没拿,就离开了学校,去南方打工了。
怀念那些年的日子……
宿舍里还有一位青岛的女孩,叫陈洁。陈洁大我三岁,高挑的身材,一头披肩长发。她每天都是第一个起床,面前摆满了瓶瓶罐罐,端着一面精致的小镜子,在那里聚精会神地化妆。她喜欢穿一身合体的套装,只有在体育课时才会换上校服。每当她穿着皮鞋和套装袅袅婷婷地走在校园里,我都会想起电视剧《深圳之恋》里面的白若梅。在校园里,绝对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。陈洁是在城中村长大的,会说流利的英语。
第一次上英语课的时候,老师让大家用英语自我介绍,大家说出来都是中国式英语,磕磕巴巴的,边说边停顿。陈洁落落大方地站起来,用英语自我介绍了近十分钟。英语老师说她的口语非常地道,对于英语只会写不会说的我们钦佩不已。她还会弹吉他,据她说,英语是一个租住在她家的英国留学生教的,吉他也是。陈洁说起留学生的时候,眼睛里闪过一丝淡淡的忧伤。她每天都在宿舍里向大家传授怎样护肤怎样打扮,我不仅听不进去,还烦得要命。那时我特能装,在看一本似懂非懂一知半解的哲学书。也许当时好好跟她学习美容知识,现在的我,会年轻一点。

告别和告白都需要勇气……
陈洁很开朗,无论男生女生,跟大家打得火热。有天晚上,陈洁彻夜未归。即墨的同学说她病了,去医院了。她第二天中午回来的时候,脖子上青一块紫一块的。我问她怎么回事?她说暂时不在宿舍住了,要搬出去。即墨的同学拽拽我的衣服,把我拉到一边,听她说陈洁跟当地那个小混混好上了。那天下午,我们把陈洁送到大门外。只见那个小混混戴着墨镜,长头发,胳膊上有刺青,穿一件无袖的黑色T恤衫。他嘴里叼着一根烟,一手叉着腰,一手扶在摩托车把上,像香港电影里的古惑仔。陈洁坐上小混混的摩托车,跟我们挥挥手,小混混加大油门,摩托车风驰电掣一般绝尘而去。
我爱你,再见……
郊外的桃花落了,结了桃子。麦苗高了,又黄了,长了饱满的麦穗。
毕业聚会的时候,隔壁班的男孩,也是王宁的同乡。他拿着话筒站在房间中央,说要为我们唱首歌。话音一落,小虎队的《骊歌》前奏响起,闹哄哄的现场都静了下来。当他唱道:“凤凰花吐露艳红,在祝福你我的梦。当我们飞向那海阔天空,不要彷徨,也不要停留。”同学们都红了眼圈。陈洁也来了,她染了一头黄发,穿着纯白的T恤和一条牛仔裙,头一次见她这样打扮,还挺清纯的。她抱着吉他唱了一首英文歌,大家都热烈地鼓掌。她很激动,喝了很多的酒,语无伦次地跟大家说,父母给她联系了一家医院,毕业后就去上班。她说完,就有几个女生窃窃私语:“她那个男朋友怎么办?”有心的同学拿着留言本,挨个请大家留下联系方式,还有同学互相握着手拍着肩膀互道珍重。

朋友,一路顺风……
平素不苟言笑的班主任也来了。班主任教过我们解剖学和外科学。对于功课和作业,就像是鲁迅笔下的藤野先生,一丝不苟。他为了让我们加深印象,在我们学习外科期间,动用关系让大家去医院的透视科、手术室见习观摩。同学们对他非常尊敬。班主任从未有过的和蔼可亲,他笑着对我们那一屋子的人说了很多鼓励的话,他还说:“慢慢长,别着急,你们还有大把的好时光”。那个上了一年就辍学的同学也来了,他说自己卖过菜,现在不卖了,开店了,一年赚了好几万,我们都很羡慕。我想起有天在实习生办公室里,有两个男生在故作深沉地吞云吐雾。他们有些沮丧地说,我们这届学生毕业后不包分配了,要自谋职业……那天晚上,青岛女孩就睡在宿舍里。她喝得烂醉如泥,还哭了,她边哭边说小混混因为打架斗殴“进去”了。
过了几天,王宁和我去为那个唱歌的校友送行。他临走前,看了我一眼,塞给王宁一个笔记本。等到车开动后,王宁把笔记本给了我,我才发现里面全是我写的诗,说实话,我挺感动,他的字也确实很好看。看着手里的笔记本,我有些怅然。
回到学校,操场上有几个男孩在打篮球。操场南面的草丛里,有人在吹口琴。天很晴朗,校园里有一排排的高大的杨树,被风一吹哗啦啦得响。透过树荫,那些斑驳的树影,像是揉碎了一地的阳光。学弟学妹们三五成群抱着书本去上课,一切,还是当初的模样。那一天,我以为学校围墙外面的世界,将会任我翱翔。
一别经年,总以为那些日子已经凝成一块琥珀,藏在心里。总以为那些过往,如风吹疏竹般不留一丝痕迹。
“绽放最绚烂的笑容,给明天最美的梦”。当耳边飘过这熟悉的旋律,我又想起了从前,我又想起来老师的那句话:“慢慢长,不要着急,你们还有大把的好时光。”

注:文中图片来源于网络
凤凰城文学编辑部:
顾问:鲁北 荒原 凭栏观海 苍茫黄河口 童心
法律顾问:扈荣华
主编:王霞
副主编:宋爱霞 凤之舞
编 辑:周 花 隋淳向 晨 旭 大海
征稿要求:小说、诗歌、散文等作品均可,须积极向上,弘扬主旋律,不涉及政治和宗教问题。诗歌(组诗):不超过50行,其中,古体诗词须注意格律平仄,不合要求者不予刊发;散文、小说一般不超过5000字。必须原创首发,文责自负。欢迎自带插图和配乐。
稿件请用word附件形式发至fhcwenxue@163.com,并附作者简介和照片。稿件如果留用,三日内回复;三日内不回复,请另投。稿酬通过微信发放,请加编辑微信fhcwenxue001。
关于稿酬:
一周内点击量满600,同时精选留言满30条,稿费20元;阅读量满2000,同时精选留言满50,稿费40元,以微信方式发放。
好宜家小商品城欢迎您
地址:东城东三路与黄河路路口西北角